一次早起

凌晨四点三十七,我和我爸一起到了车站。这次我送他去贵州。分别时也没多说什么,骑着小电驴我就回家了,脑袋瓜还是困的。

天尚蒙蒙黑,在等红绿灯时,我突然就想,在两条路的交叉线上,在深夜和凌晨的分界线上,我其实很想这些人。

赵庄,是由城到乡的过渡点,自此处起,没了路灯,国道也逐渐不平。被狠狠颠了几次,心里也骂街了几次。远远地看到路旁一家有灯,香味也越来越近了,这是一家早餐店,

我想,如果说城里算夜深千帐灯,这里就算孤夜长灯鸣,之后又自嘲,字句不对,涵义也不对。

但这次早餐不可错过。

五点三十多,我坐在早餐店里,要一碗胡辣汤和两块钱饼。这应该是这几年第一次这样吃早餐了,我之所以这么有感慨,是因为初中高中的六年,这是多么经常的事啊,从那时起,又过去七八年了。

事情都过去了,也大都记不得了,留下的都是影影绰绰的回忆。
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