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之遐思

最近送了燕子几本书,是汪曾祺的四本散文集《人间有趣》《人间小暖》《人间有味》《人间草木》。

汪曾祺是我很喜欢的作家。他的风格,正如他自己所言,很像风俗画。这是一种平淡中见真章的高级写作技巧。初中阶段我很喜欢余秋雨,那些大气的磅礴的词,那些厚重的历史感,现在也喜欢,但终究是落了下乘。

书送出去了一本,我看着另外三本书。线装本,素雅的封面,有着幽默香味的纸张。突然想到,我必须得写写关于书的东西。

书,有横向上的和纵向上的关系,有空间和时间的联系。

在《春宵苦短,少女前进吧》中,那个古书市之神,一口就把所有的书本联系起来了,或者是作者有交集,再或者是人物有联系。冥冥中一张大网,丝线把所有的书籍串了起来。

我觉得这个情节特别传神,也特别适合作为这篇文章的行文主线。

毕竟,谈书有太多可谈之处了。围炉夜话,或抵足而眠,聊上几天几夜也不是问题。
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