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路上 | 初中走读

初中走读骑的是自行车,朋友间总是互相带着。

回家时往往已是十点以后,乡野小路,天黑无灯。那时候我懒得很,总是让别人带我,我自己坐在后面拿个手电筒晃来晃去。

有一次下雨,春雨,很细。也有微风,雨丝被风吹起,斜斜的打了下来,被透过玻璃的光照的透明通亮,再撞到手电筒的玻璃上,如木炭砸地,星火四溅。那时感觉自己像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,正站在黑暗的宇宙里,雨丝就是手边的流星雨。

我们三个人总一起走,老姚总是喜欢在回家的路上唱歌,唱Take me to your heart,他英语很好,声音也清澈。回去路上最喜欢谈班花,又总是说,老吴啊,你能不能考第一名超过班花啊。我总是摇摇头说,不知道。

老航和我同姓,他是我十二岁以前的邻居,撇开家姐不论,应该是我人生中第一个朋友。回家路上他喜欢表演不扶车把,虽然我现在知道这全托主销后倾的福,但那时我总是没胆做这个。

我那儿初中比高中严格,早五点要到,晚九点下课。三年接近一千天,早上四点多揉着惺忪的眼,骑着自行车到十字路口等他们,晚上九点多也是揉着眼,说着教导主任,聊着各班班头,还有那时候的年级风云人物。无数欢声笑语,都散在黑夜里。

后来友散如星溅,回家路上的三剑客,一个初中辍学了,一个去了汝州一高,一个去了宝丰。我最后一次见老姚,他还是很帅,那时是高二,我们还都是意气风发。我上一次见老航,已经是大二了,他抽烟说起工作,我心有他感,靠在沙发上说话,恍惚间像小时候那样。

下一次三人重聚,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,愿生活不会压垮我们,大家笑着谈谈过去的时光吧。
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