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路

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,才能被称作男人 - -鲍勃迪伦。
这是《龙族V》的第一章,我看到它才想起了它。

假设我变成了全知全能的上帝,俯瞰我到目前为止的人生,光阴长河中每个时间我都会在一个点,连接不同的点就是路。

这条线粗一些,应当是小学走过的路,六年,一千遍,单程十五分钟,那时总嫌回家太慢,心里默默数着到家需要的步数,数着数着就跑了起来,拐了一个弯又下了一个坡,离午饭和动画片也越来越近了。长大后我重新踏上那条走过无数遍的路,无他,唯有回想那时在想什么而已。十多年过去了土路铺上了水泥,沟渠修补后变得更结实,但我却不敢再在上面跑,也不敢再闭着眼走了。两旁的麦田倒还没变,风吹起时依然是浪花滚滚。

这边一条细线有阴郁的黑色,应该是一次从宝丰聚餐后回家的路。因为正处于大三,医学、德语、汽车专业课三方会战,一年下来,憔悴不堪,于是在见面时被几次善意调侃。下午无处可去,相约去KTV唱歌,我五音不全,历来都是坐在角落吃各种零食碎嘴,含笑听着,但最亲密的朋友还是让我唱,拒绝的次数多了就显得我过于格格不入,拿起话筒唱了什么歌忘记了,只记得搞笑且心酸的心境。那晚回到城里,天已沾黑,公交停班,手机没电没法让父母接我,心里也有一股莫名的意气在,于是打算走着回家,大致十公里的路,两边是静静站着的玉米和稀落的露出微光的房子,身后大卡车轰隆隆地驶过来,车灯的光切开黑暗又消失在夜中。我在路上走着,平静的与自己对话。我问自己是否与班级格格不入,问最亲密的一群人之间是否也要有那些酒文化的规矩,问自己是否过于敏感,对别人的善意调侃反应太过。那次问路于己并没有得出答案,只记得暗暗起誓,从此再也不去KTV。

这边也有一条细长近乎于无色的线,那是从爸爸新工作的地方回家那次,手机没电无法定位,又因为地处之偏近乎于山,这对我而言是完全陌生的地方。问路上阿婆情况,在得到三里路的答案后,甩开袖子上路,路旁都是参天杨树,只有很少的人,我走到天黑,走到月亮升起,走到腿疼又不疼又疼,走到大学到小学同学在我脑海里轮番登场一次,走到天荒地老。回来后查地图,才发现约莫有二十公里。我每次想到这次走路,就会有一种战栗的警醒,它太像我现在甚至以后的人生。从一个陌生的地点出发,目标是回到自己的熟悉区,路上不断安慰自己下一分钟就该看到熟悉的路口,但实际上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,中间几次躁动不安,但终究变得平静,一步步朝着不知还要走多久的终点,埋头前行。

还有那十几个小时的绿皮火车,硬座是很折磨人的东西,一路都得和困倦战斗,几年来我想了无数方式,看喜剧电影,读悬疑小说,观车内人物百态,或者盯着窗外看一闪而过的风景。等到夜深人静时,整个车厢里都安静了,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睡姿。不管再怎么别扭,自己也会沉沉睡过去了。等到天明,若是归家,接下来就是长途大巴,若是回校,则是漫漫地铁。旅程始终没有终点,结束也是才刚开始而已。
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