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与冬

我一直在想,自己到底更喜欢夏天还是冬天。

在冬天时,我咬牙切齿地想,夏天嘛,少穿衣服多洗澡就可以了,吃吃西瓜喝喝冷饮也是偶尔的惬意,哪像现在,冷风如刀,刮骨摧面,谁会喜欢这样的天气呢?而且这时节,万物萧瑟,一幅破败景象,任谁也没好心情。 可真到了夏天,冬天有万里飞雪,会以天地为烘炉,融万物为白银?此言谬之,夏天才是真的烘炉,每分每秒那股不把人炼成铁水誓不罢休的劲儿!想以心静自然凉安慰自己,汗出如浆又告诉我现实。于是很自然就会去想,冬天里穿棉衣就好了嘛,烤红薯、火锅吃起来也有情趣。

我陷入迷茫了。夏还是冬,这是第十三道选择题。但仔细想来,夏冬之争是个不成立的问题,对现在的我,不喜冬夏,只爱春秋。但以前,这还真是个问题,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呢?

以前的夏天,中午睡在地上的凉席上,头上的风扇晃晃悠悠吱吱扭扭,一边被暖热了,就翻个身到凉的竹子去。一觉醒来,总会有恍若隔世感,爷爷奶奶提前醒了不在房间里,我坐在空空的凉席上,晕晕沉沉的迷糊,先听到大摆钟滴答滴答,再听到高亢入云的蝉鸣,之后才慢慢清醒。这时一般才下午两点左右,于是起床,呼朋唤侣去下河,即使没有鱼虾;爬树去,即使没有果子槐花。

也有时候去打游戏机,游戏确实是是万千男生的梦,即使现在的对任何游戏都提不起兴趣,我依然能理解对游戏的狂热。那时候用的是游戏手柄,我是当之不愧的菜鸟,魂斗罗永远过不了第二关,赤色要塞永远过不了第一关,插卡的游戏机就玩的更糟糕了,但每次依然大呼小叫乐此不疲。即使轮不到我玩,只是看别人过关杀怪就足够满足了。

也会看七龙珠和奥特曼,泰罗,杰克是和孙悟空一个等级的英雄。手持游戏杆,会使双龙决,比着奥特曼的光线手势,嘴里却喊着龟派气功,这样的日子,终究过不去了。

也会在平房顶上睡觉,没有空调,有的是天地之间自然风,没有手机,有的是漆黑夜幕上的繁星。

以前的冬天,爷爷奶奶会生起炉子,以煤球为燃料,煤气会通过管子通到外面,我们围着炉子烤花生和红薯,至味在人间,不过如此。

下雪天也会睡午觉,我在床脚用被子枕头堆起来一个城堡,然后钻进去窝着,雕花的窗户看不清楚外面,只能听雪落在砖头上的轻微声响,听树枝上的雪搭不住时扑棱棱的声音,我在安静的雪声中安心地睡去。

雪夜,南屋外面的灯落在比较厚的雪上,会有一片闪烁的细碎金光,踩在上面有咯吱咯吱的声音。狗子就高兴啦,狂奔、急刹还会漂移,安静不见了,院子里翻起了一片雪雾,响起了一阵欢笑。

长大了,什么都会改变,这是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,我不会无病呻吟,也不会沉浸在过去难以纾解。但我确实更浮躁了,离开空调,我一秒难捱,离开手机,我寸步难行,平静这个词似乎也与我断了缘分,这是我失去的东西,不知道有生之年还能不能找回来。
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