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不可及 | 寝室遐思

在这样的雨夜里,过去和现在总是会绕在脑海里,分不清,辨不明,有点温馨,有点平静。

嘉定初夏的夜晚,室外的温度二十四五度的样子,有一点风,阳台外蛙声虫声一片。

好久没有五感如此清晰的时刻了,斜对面室友的桌面很凌乱,台灯的光下像一副抽象画,另一个室友在刷牙,电动牙刷的声音很好听,像海上长鸣的汽笛,又像遥远的火车轰鸣。

这声音总让我想起小时候。那时候爷爷奶奶在铁路站工作,每次火车来了,我就跑出去想数清火车有多少节。回来后爷爷总会问我”有多少节呀” 我总是随便编一个数字”43节”,爷爷说”对!”之后我们俩就对着哈哈大笑。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四十三节,我到现在也没问。

过了好几年,他不在铁路站工作了,我也上了初中,时光总是流的很快,童年更是一眨眼间。

爷爷很喜欢看节目,但他有选择困难症,打开电视后,节目调来调去不带停的,每个节目平均停留时间一般只有几十秒,他对节目总是很挑剔。但某天我发现他竟然对少儿频道有所偏爱。观察过几次后,我看到了真相,他只是对一个节目有所偏爱罢了。托马斯和他的朋友们,讲的是一个小火车的故事。

那时距离他离开火车站已经有八年。那时离这时也大概八年。那时的他坐在沙发上看着小火车,这时的我躺在床上写着那时候,我们都沉浸在过去里,沉浸在追忆里,沉浸在那种不可言说的情绪里。 我现在的怀念里有六十多岁呵呵笑的他,他那时的回忆里应该也有十几岁哈哈笑的我吧。

在这样的雨夜里,过去和现在总是会绕在脑海里,分不清,辨不明,有点温馨,有点平静。
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