待写文章

这是待写的文章集合,放在马克飞象上还是太不安全了。

《虚实结合》
读书时有个经典梗,你更喜欢纸质书还是电子书?确实,电子书方便,纸质书能让人静心,真辩论起来,各方拥护者
读书也是有虚实结合理论的。

《面向考试和面向兴趣和面向生活》
也是看统计科普书时突然发现的。我的右手边有借同学的张宇概率论九讲,于是拿出来随手翻了翻,没想到这么多知识都是预先已经学习过了的。

《统计学的价值》
最近看了几本或多或少涉及统计学的读物,感觉有基本的统计素养是非常重要的,其中很多概念对塑造一个人的逻辑能力,引导一个人看世界的方式都很重要。

《科研生活 | 建模》 模型只是对世界的反馈,这句话有两个意义。 其一,它永远不是现实。 其二,它至少是现实的一个代表 因此,在建模时,在构造模型时,我们应该注意什么呢?

《再谈围炉夜话》
外面风刮得很大的时候,我们会围坐在火炉旁,也不说什么话,只是静静地烤着火,这总会让人想起一千年前,郭襄初见杨过那次风陵夜话。

《内隐记忆》 夏天的凉皮之所以被喜欢,终究还是因为内隐记忆。 温度的记忆,声音的记忆,气味的记忆,美食的记忆,哪个记忆更能直戳心脏呢。

《理想和现实》 前两天,和陈老师又一段和平的交流,归结下来,应当是理想主义者和现实主义者的观点碰撞。

《大五上的项目》 大学项目工程,还是大五上。

《第一次感受到宇宙》 小学,花园,安全,雨水,一辈子。

《榆钱饭》 小时不爱吃的榆钱饭,现在开始慢慢怀念,只因为吃奶奶做的饭的机会,越来越少了。每年回去两次,还能吃几十次呢?每每想到这里,我甚至都有些想流泪。只能多和爷爷奶奶打电话,多和他们交流,以此来避免心里那种压抑。

《一本书的命运》 书的命运都有什么呢? 从印刷开始,可能永远不见天日,也可能和很多人有各种心灵地对话。可能在夜市里等待一个有缘人,也可能黑心的商人贴上价格标签后禁止流通。(这个灵感来自于 春宵苦短)

《我是喜欢历史的吗》
从《剑桥金庸武侠》里能看出来,我以前应当是喜欢历史的,背历史,读故事,现在对架空依然感兴趣,像龙族之类,再或者一人之下。

《劳逸结合》 好好学习,好好玩耍,这就是我的道了,这是龟仙人对小悟空的话。 《在屋顶的故事》 从姜文的《邪不压正》,我喜欢他们在屋顶奔跑的那些情节。 在瓦房顶看书。

《庙会》 我很喜欢鲁迅的《社戏》,初中读过很多遍。 那里大约是有着生活的气息,对物质极不满足的那时的我来说,这里就是天堂 有着一种不同往常的氛围,欣喜的,悸动的,兴奋地,浑身流动着轻松的多巴胺。那时候是真的无忧无虑,突然就明白了无忧无虑的意思,又马上想到,当我明白这个词的意思时,我应该已经失去了它。

《求新与求变》 我要求新求变。走出舒适区,不然生活会像一潭死水的,只有走出去,才能不一眼看到头。

《武侠阅读史》 武侠在我的阅读史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。 如果每个人都有文风,那我的文风应该是读过金庸古龙的几十本书留下的一个影子,也许也夹杂了一些杂文选刊的风格。 谈到武侠,当属金古梁温。我读书自六岁起,第一本厚书就是金庸的《射雕英雄传》 其实我个人最喜欢的还是金庸的风格,瑰丽的文字,诗歌一般的语言。但也许是被传统的义务教育封印了些,总感觉中正平和才是文字大道,两方纠结,最终变成了现在的样子,老实羞涩的文风,偶尔三句骚话。

《心比天高究竟好不好》 燕子呐,我深切的了解,有一种悲哀叫做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。我不会那样的。但我要在有限的资源和环境下 ,打出自己的最好牌局

《书的味道》 老书好像是有味道的。 不知道是时间的,还是前人的记忆的。 现在的书没有,不知道是书变了,还是我变了。木头和文字相遇发酵。当笔墨撒在九分熟的纸上的时候,墨香与久置的陈木香会绕在一起,慢慢地,慢慢地把我们包围起来。 我女朋友说,家里80年代的书的味道,会让她有在看历史文物的错觉。(词穷….)

《读书与季节》 有哪些书适合冬天看? 史书应该适合冬天看。 情节丰富的也适合冬天看,因万籁俱寂,人也不想动弹,精气神力都回归到身体里去了,此时窝在被窝里,神游于书,随书中人物感受命途多舛,大喜大悲,应当很有代入感。 哪些书适合夏天看呢? 夏天适合看散文,白瓷碗,梅子汤,冰块叮当响。

《最后一桶泡面》 泡面只有一桶了,只要留着,就会有希望。

《吃什么最幸福呢?》 以下是结尾 怎么样。 山珍海味不及雨下炊烟桌上一碗热汤面。这是我女朋友说的话,她也说跟最有安全感的人,一起吃,最有归属感的东西,是幸福的事。 我深以为然。 —来自燕子

《雨日记》 车外有车内企及不了我处于的清新和自由,我现在终于是在车外而不是在车内了。

《七日游》 和妍妍的七天游记 七天行,一天天比一天天愉快,一天天比一天天快乐。 我想记录这些事情,在七十多坐在门口晒太阳时,一边傻笑一边想着这些事。年少时的游历,最大的价值之一,也莫过如此了。

《目的性太强》
我是否目的性过强了。
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