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为什么不学医

别人问我,“学医怎么样呀”,我总开玩笑说:“以后我孩子学医,我打断他的腿”,或言:“劝人学医,天打雷劈”。这些话戏谑占五分,无奈也占五分。
如果有人问我,哪件事对你影响最深?你做的最正确的一个决定是什么?我的答案都是一个,转专业。从医学院转出来是我二十多年来做的最正确的决定,没有之一,它影响了我未来几十年的人生,让我未来的路有了我想见到的那种可能性。

我是从同济大学医学院转出来的,之所以提到学校名字,是因为我就读的医学院和同济医学院并不相同,同济医学院在1952年院系大合并时迁到南方,现下在华科。

我对临床医学院感情极深,仅一年时间,我就能叫出近百位同学的名字,与之相对,汽院呆了四年,所认识的仅几十人而已。

在医学院那年实在欢乐,班级是有爱的,团建做项目背不起女同学,有其他同学帮我一起背,几个人站起来后哈哈大笑。同学皆有温和且鲜明的性格,交流起来确然如沐春风。老师是负责的,在决定转专业之后也尽量帮我争取奖学金,我很感激。

虽然现在已经成为汽车人,但看到网络上有人黑医生,看到卫计委又出脑残政策,偶尔也会化身键盘侠,这是我在网上少有的有戾气的领域。在嘉定校区看到过往的医学院同学,冷冰冰的脸也总瞬间融化,就像听到了花鸟风月。

对于医学生我也很敬重,理论和实践并重的培养方案需要付出外人难以想象的精力,也许也正因如此,他们才可以是拯救生命的人。

但这些只是对那个集体,那段过去的感情了。学医这件事,我逐渐地放弃了。

课程很多,即使每学期都是30+学分的课,即使在开学前几周就要考虑期末,即使要背几百页的书,即使早早就失去了大学生活,无所谓,我可以接受。也许正是因为这个性格,我最初才选择了医学。

工作环境是一个挑战,不是身体上的,而是精神上的。我曾去过医院实习,这里没什么窗明几净,咖啡奶茶,有的只是一间间有特有味道的病房。病人的心情不好是可以理解的,但那种悲伤的情绪会传染,在医院里我绝不会有笑的心情。当然,这些都是学医该去适应的,我已做好准备。

再谈工作时间,在实习时指导老师30多岁已经脸色蜡黄,她讲日常,说假期整年近乎于无,偶尔需要倒夜班,我听力虽惊讶,但也有些心理准备。

但有些东西是我接受不了的。实际上,围绕临床医学培养的各种诡异现状早已磨掉了我所有的耐心、信仰、斗志。兴趣如果还算有光的石子,那现实就像如山巨磨,前者在后者面前,根本不值得一提。

先说时间,培养年限本来就长,再来三年规培,再来二到四年专培。三年之后又三年,十年也不够了,大哥。 一种理论上的情况:五年本科+三年硕士+三年规培+三年博士+四年专培。十八年,恭喜,可以成为一个医生了。父母老所依何?我的未来又在何处?

再说医患关系,我读大一时,正是13年,医患矛盾正激烈的时候,伤医杀医的事件层出不穷。白衣飘飘,治病救人的理想被打破,鸡汤碗被掀翻,喝都不让喝,麻痹自己都不被现实允许。太阳底下的肥皂泡,飞飞扬扬是绚烂的,但终究会啪的一声,爆的粉碎。

所谓世故,所谓懦弱,我不同意,这儿是一个黑色漩涡,跳进来就是十年起的天旋地转。所谓的兴趣对我而言不是真正的兴趣,因为现实永远是真正的现实。

决定离开,再也不回来。

如果有人问我对学医的建议,我也许会学习那个著名句式写一句话:“别来这里,别来这里,别来这里。”

另外,做事情要多想,我只能告诉自己要多想。

这个现实不仅仅指的是物质,它还包括修业年限,学习内容,社会大环境,对大学的期待等等。这个现实,既包括面包,也包括精神。
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