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济星期音乐会 | 缘终

人在走到最后时,往往回想起最初。

对这门课初见钟情,有朦胧憧憬。熟悉之后,感觉它不是初识的样子,于是厌倦。行至最后,回首过往,无喜无悲,人生若只如初见?不是的,现在拥有的才该好好珍惜。

不管怎样,这门课带给我更多的还是值得珍藏的记忆,我学到了很多东西,关于音乐,关于心境。

从另外一个层面,这门课也有很特别的意义。同济号称是一所综合性大学,但目前还是摆不脱理工科的烙印。人文学院雄踞本部,传媒学院坐镇嘉定,但终究架不住理工学院人多势众。07年校庆时,温总理提到仰望星空,也有希望学生能在踏实做技术之外,多开拓一些眼界的意思。

我有一个签名“拥有工科生和文科生的优点和缺点”,这并不是刻板的去区分这两个人群,而是我希望自己除了拥有扎实的技术和动手能力外,还懂得去拥抱其他的事物,比如文学,比如体育,比如音乐。一个只会技术的人是可悲的,他把自己的世界蜷缩,化成了一个收敛函数。这样的人,无论怎么积分,他人生的上限,封死了。

同济的实干氛围很重,很多人参加车队、机器人对抗赛,在技术的海洋遨游。我不反对这样,事实上,参加智能小车队也是我最重要的经历之一。但我C语言学完想学Python,之后又去学习单片机和计算机视觉,技术的学习是无穷无尽的,还不够,还不够,还不够!太容易陷进去了。这种氛围变成了我的蒸笼和枷锁。

我不想一直这样。

我想求新,求变,绝不锁死自己,我要不断地破,破而后立。

所幸同济也认识到了这枷锁的存在,星期音乐会就是破锁的开始。它不仅仅是传媒学院开的一门选修课,也是一种新认知的代表。

“据我所知,全国开音乐会选修课的大学,只有同济一所。这是我们的一个礼物,也是我们的一个努力。我们的确花了很多心血,每次课程只灯光和乐器等杂项就需要十数人准备一周甚至两周,只希望能给各位带来一些音乐上的感动,让你在某个时刻感受到,啊,音乐真好啊。我们不管潜移默化的效果如何,也不奢望你们突然有了审美的飞跃,我们会做好自己认为正确的事,谢谢诸位。”这是课程开始时负责人的发言。

我也谢谢你们,再见了。
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