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侠与我

武侠对我是极其重要的。

武侠小说在我的阅读史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。

如果每个人都有文风的说法,那我的文风应该是金庸古龙的几十本书留下的一个投影,也许也夹杂了一些杂文选刊的风格。

谈到武侠,当属金古梁温。

我读武侠小说是自六岁起,人生中阅读的第一本厚书是金庸的《射雕英雄传》。那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午后,我在邻居家的书房看到了那本书,拿起来小心翼翼地翻了翻,

钱塘江浩浩江水,日日夜夜无穷无休的从临安牛家村边绕过,东流入海。江畔一排数十株乌柏树,叶子似火烧般红,正是八月天时。村前村后的野草刚起始变黄,一抹斜阳映照之下,更增了几分萧索。两株大松树下围着一堆村民,男男女女和十几个小孩,正自聚精会神的听着一个瘦削的老者说话。那说话人五十来岁年纪,一件青布长袍早洗得褪成了蓝灰色。只听他两片梨花木板碰了几下,左手中竹棒在一面小羯鼓上敲起得得连声。唱道: “小桃无主自开花,烟草茫茫带晚鸦。几处败垣围故井,向来一一是人家。”

这段话是我与武侠世界的初次相遇,还记得是坐在旺爷家花坛边上看书,月季花正有香气,抬眼时院子里也没了光线,只觉得眼睛酸痛,大概字号比较小的缘故,因为一本书就是全篇了,跟现在一本武侠小说分成四本不一样。我那时候还是极其怕生的性格,想要什么都不敢说,爸妈喊我吃饭时我没回去,抱着书在花坛边纠结。最后花了极大勇气走到旺奶奶刷碗的小厨房边,请她把这本书借给我。这也是我能想到的人生中第一次鼓起勇气做事。

我和武侠小说的缘分自此真正开始。

其实我个人最喜欢的还是古龙的风格,瑰丽的文字,诗歌一般的语言。但也许是被传统的义务教育封印了些,总感觉中正平和才是文字大道,两方纠结,最终变成了现在的样子。

(远远的未完待续…)
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