表达能力

表达是一种能力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

表达能力可被简单粗暴地分为口头表达和书面表达。

口头表达对复杂逻辑要求不高,在当今信息过载的大背景下,人们通过口语交流理解复杂逻辑的能力大多已退化,但也正因如此,口头表达的第一要素就是要梳理逻辑,像“是什么,为什么,怎么做”抑或“首先,其次,最后”的简单应用就能起到相当的效果,另外,开头点题,结尾回顾总会有意想不到的妙用。

口头表达对辞藻要求也不高,做到偶有秒句太难为人,能做到合适的用词就能算得上谈吐不凡了。无奈现在太多人深受网络用语毒害,扎心老铁在心间,基本用词难出口,这其实是一件很可悲的事。想解决这个问题倒也简单,多看书就好,腹有诗书气自华,这个气往往都是从谈吐开始表现的。

口头表达对节奏有较高的要求,太慢让人心急,太快表达不清,音调、重音、表情、手势说到底也是节奏的组成部分,皆不可忽略。有的人说话自带气势。而节奏往往就是是气势的核心。

口头表达对语境有较高的要求,语境为何需要看谈话对象的身份、性格、知识水平,以及谈话主题等,所谓“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”。上文的三条一般在和老师同学交流工作时较合适,如果和父母谈学校生活,和基友讨论八卦游戏自然是走天马行空的路数,想到哪里说道哪里。另外切切注意要考虑对方的接受习惯,和不同专业的人讨论较专业的话题时,切忌学术用语一阵乱抡,在同外行交流时,用简单的话讲清复杂的概念才是最见功力的事。

说回今天想说的书面表达。书面表达可暂且分为文学表达和科研表达,基本上就是两种文体的差别,这里特指的是后者。

我这几天一直在写一个实施方案,写得很累,握笔十分钟,写字不到十,身心同累的那种。我本想顺势把当前境况归咎于在所写内容太难上,以此获得对自己的安慰,但到了周四,我看到另外一位老师发来的合并稿,那时正是早上六点多模模糊糊地时候,但点开阅读后我瞬间警醒,起床,刷牙,洗头,奔赴实验室端坐,打开电脑,开始敲字。

老师写出了我想写但写不出来的东西,内容丰富充实,表述也贴切。我不由自主去问我自己,为什么?为什么他知道写什么而我不知道?为什么他能写出丰富的细节我却不能?为什么他的表达这么贴切而我的像是小学生体?

仔细想来,其一,积累。我看的不够多,想的不够多,总结的不够多,关键还有,写的也不够多。赵老师马上就是教授,他的硕士、博士、助理教授生涯不知已看过多少期刊,写过多少论文,他还有很多有价值的项目经历,所以能把自己心里已有的想法转化成最合适的用词输。而我,无论是想法积累和转化练习都还远远不够。

其二,心态和效率。我听陈老师讲,赵老师不太满意最初的版本,于是决定亲自上阵,两天里只睡了四个小时写成了这个版本。而我自己的情况是,在我最初判定这个任务难写之后,就开始不经意拖延,在论文之间翻来翻去,东抄一片,西摘一鳞,从没静下心真正尽全力完成这个任务。其实,按照我前期收集的资料和网站,我是有能力写出一部分有价值的内容的,但我提前放弃了它们,从一开始,就宣告了自己的失败。

其三,执行力。这是预先知道的道理,但真正想贯彻这件事还是困难。概括来说,就是先别去想锦上添花,先写出来东西再说,改内容往往比造内容要容易。具体一点,先列出大纲,复制粘贴上自己觉得有价值的资料,写出自己的灵感,写出有价值的衔接,基本成文后再返回修改。不管怎样,先把事情做了,应该抱有这样的心态。

最近家里遇事,人总会有低谷,但低谷也终究也会过去,每个人要为了身边的人而坚强,希望如此,也必会如此。
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