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不可及 | 围炉夜话

这个火炉不知道是谁组起来的,好像就在一夜之间,它就出现在东头的避风处了。

从山上搬下来的木柴,渐渐堆成了小山。谁家的旧沙发和长木凳被贡献了出来,在火炉边围了一圈。

这儿很少有人来,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。但到了大年夜前后,晚八点左右,总会有人离开空调,离开手机,离开WIFI,来到这里。

在有星的天空下,在寒冷的空气中,有红砖十几块,四方垒成了一个简易的炉子。

火燃起来了。

木材很耐烧,被火焰攀附吞噬后,起烟很少,只是生出黄色的火焰,之后慢慢转为橘红色,附带着噼里啪啦地四射火星。

围坐在火炉旁的人,有火星迸射时就往后躲躲,其余时间都是眯着眼,烤着火。他们想到了什么?宇宙中的恒星大冲撞?围坐在火旁躲避猛兽的远古祖先?还是一年年来的欣喜、失望、释然。再或者是像我这样,任由思绪飞去,想起武侠小说《神雕侠侣》中,在风陵夜渡,郭襄初见杨过时的情形。

火光映衬了脸庞,沉静的、厚重的表情忽明忽暗。这些我信任且心爱的人,被温馨和宁静拥抱着。

中间偶尔也会谈些家长里短的话。没有疲惫和焦虑,一年又一年,围炉如昔,夜话如旧。

再过两年会怎样呢。
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