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不可及 | 庙会

怎能忘记彼时的星河?

以往七夕的时候,我总是会和爷爷奶奶一起去舅爷家,去赶七夕会。那里跟大城市不一样,光还没有污染星空,天中尚有银河,繁星灿烂欲转。

从舅爷家到谷里的戏台有一条六七百米的路,八点钟我们从家里出发,路上会有很多背着椅子走的同行人。爷爷和舅爷会聊戏里面的情节,蔡京有多坏以及戏正不正宗这类,我对这样的话题不感兴趣,心里面想的只是桌上的小霸王游戏机,抽屉里的鹿鼎记,上一年没买的荧光手环还有明天要打来烧着吃的枣子。

路上的石头被星光照着,有一种白莹莹的质感,唱戏的声音越来越近,蛐蛐儿的声音渐渐听不见了。转过两个弯,有一条向下的通往谷底的土路,路的两侧就是我童年最美好的记忆,有卖木头菩萨、玻璃手串这类小饰物的,有卖夜光手环的,谷下除了戏台有灯,其他地方都是暗的。哦,对,还有两旁小摊的白炽灯散发着温暖不刺眼的光,这是童年里光影的梦。卖吃食的也很多,炸排串有着直勾勾的香气,糖皮儿花生的甜香就收敛很多。即使没钱买什么,但只要看一看就很开心,这里的每个角落都藏着无数的惊喜,每一秒都让我有砰砰砰的期待。

台上唱戏的咿咿呀呀的时候,我们自然开始昏昏欲睡了,爷爷早就料到这样的情况,拿出预先带的小竹席,让我和姐姐表姐躺着休息。奶奶不想让我们睡着感冒,就讲故事给我们听。

说人和神仙本无分别,天和地还有海也都是畅通的,那时候大家都过得开心快乐。很多年之后,有的人突然就再也没反应了,不会跑也不会跳。大家都非常害怕,有一部分聪明人发现了寿命的存在,大家第一次明白了死的意思,死代表着什么呢?就是一切都没了,一切的一切都没了。

人不再毫无畏惧,恐惧是战争的催化剂。一场莫名奇妙的战争打了好多好多年。最后势力基本分成两方,一方人变成了神仙,一方人还是普通人。但其实这场战争是神仙们挑起来的,他们想剥夺人的生命自己用,所以神仙都能活好多好多年。但他们也受到了惩罚,爱情亲情友情,神仙们没这些东西了,他们要生生世世受无聊的苦。

神仙们不甘心啊,漫长的寿命让他们变得很厉害,他们嫉妒咱们有他们失去的东西,他们想方设法压制人的情感。但是这禁锢的力量是不够的,随着人的长大,这些感情会慢慢全部回来。

你我一生下来,亲情随之而来。求学之旅,友情如影随行。到了人生的新阶段,爱情也恰在转角,从神话故事的角度想想,还挺有趣的。

及至戏散场,我们被叫醒回家,正是夏天,睡觉当然还是在平房上。数星星七八颗就沉沉地睡去了。
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