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不可及 | 枣子

我很喜欢枣子,应该也是因为童年的内隐记忆。

以前家里种过一棵枣树,枣子结满的时候,我就会在瓦房顶上跑来跑去,用竹竿把枣打下来。现在想起来确实有点危险,毕竟瓦房顶有很多青苔,一个滑脚可能就是卧床两月,当时家里也只有我一个人敢这样,姐姐胆子太小,其他人体重不允许。

头几年枣子还是很密的,不用竹竿就可以随手抓一大把。小孩子精力总充沛,中午爷爷奶奶都午睡了,我睡不着,磨一会儿砖头粉,然后就爬到瓦房的屋脊上,摘几个开始转红的枣子吃,院落里总是静静的,偶尔会有风吹过葡萄树叶时轻轻的沙沙响,不过风过枣树时就不一样了,枣叶子小且密,所以是稍微重一些的哗哗声,这些都是我永远也忘不了的夏天记忆。

再加上七夕庙会的影响,也就是前面的一封信里提到的那个七夕节,对枣子的特殊偏爱,就这样没来由的成了形,至今也没变过。

很多人见红枣比较多,就是那种晒干之后的枣,但这种枣其实是没什么滋味的。真正令人惊艳的还是青枣,特别是大个青枣,是真绝色。

青枣除生吃外,有两种做法最能激发它的美味。

其一是烤来吃,找一个清晨,寻两根铁签,生一堆木火,用铁签把青枣穿了,放在火上边转边烤,等到青枣外皮泛黄就大功告成。青枣水分因为被烤出来大部分,口感会变得绵软,甜味也得到了极大提升,这种甜自然是不腻的,值得一提的是,烤制品一大特色是香,烤青枣也被赋予了这种特质,这种元素和前面几个特色联系起来,有相辅相成的奇妙效果。

其二就比较日常了,青枣入饭,煮熟即可,干红枣,蜜枣在这一点上都不能与之相比。我吃过的一次是与玉米粥同煮,现在还常常怀念。

各位如果想尝试,记得青枣需要是树上新摘,且以大为佳,这都是为了保留青枣的水分,那是它能变得美味的关键。货摊上刚摘下来半天的也可以用,但时间再长的青枣也只有颜色尚青罢了,水分跟干红枣差不了多少,已经神奇不在。

也许是爱屋及乌,我很多打心底喜欢的食物也跟枣子有关。月饼唯尚枣泥,点心偏爱枣糕,就连酸奶,喝最多的也是红枣酸奶。蜜枣糯米竹叶粽。也是心头好。
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