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吃

如果没有生活压力的话,我第一想做非正常接触咨询师,其次是收藏家和美食家。

谈美食的散文有很多种。袁枚的《随园食单》把食不厌精、脍不厌细做到了极致,但生气太弱,并不讨我喜欢。

好的美食书应该是缭绕着烟火气息的。梁实秋的《谈吃》,文章简单直接,酱菜一篇,炸丸子又一篇,烙饼再来一篇。陈晓卿的《至味在人间》,写的就是各种下馆子的日常,没什么刻意。吃的开心足以。汪曾祺也有谈吃的散文,其文如风俗画,粗看平平淡淡,但却总能在不经意间显出情趣。还有张家玮的《孤独的人都要吃饱》,虽然相比前面几本有堆砌辞藻的嫌疑,但内容也可称得上人间情味了。

读美食散文有特别的感受,和小说、科普书不同,这里不求戏剧冲突,不求大悲大喜,也不谈严谨标准,无来往名利,无尊卑贵贱,作者落笔于纸,唯表达内心感受情思而已。作家谈吃时心也总是柔软的,即使一贯是清冷客观的文风,字里行间也会有一丝笑意。食物对人来说是神圣的,作家在色形味的描绘间找到了永久的通神之路。

关于美食的动漫我也看过一些。印象最深的还是《中华小当家》,以其下饭最合适不过,剧中有升龙饺和国士无双面,剧外我端着奶奶做的薄皮儿韭菜饺子和鸡蛋浇面一本满足;宇宙大烧麦和黄金开口笑让人目瞪口呆,妈妈做的烙饼加玉米粥同吃也让人惊艳。

依然无法言表那种感觉,常见的主食,怎会产生如此奇妙的反应?按小当家体的话… 这色泽温暖金黄的粥,把整个夏天的疲惫统统吹走了,略微粗糙的口感又饱含着谷物的清香和甘甜,热乎乎的温度像旋风一样落入了胃里,等等,这热烈而霸道的香是… 这是烙到正好的饼,油香和面香竟然能如此完美的桥接在一起,粥和饼同吃,这种充实而又充满层次味的美感,真是令人赞不绝口。

在小当家里,食物的光可以直冲云霄,彗星炒饭可以从天外飞来,就是这些陪我度过了一个个夏天,一顿顿午餐。现在也有类似的经历,只不过剧换成了《食戟之灵》,人越来越忙,下的饭也只有宵夜了,终究跟过去不一样。

小说里也有很多美食的桥段,我喜欢读武侠小说,金庸的《射雕英雄传》里,黄蓉为了自己的靖哥哥,给洪七公做了“玉笛谁家听落梅”,五肉同吃,合计二十五变,滋味无穷,又有“好逑汤”,即为荷叶笋尖樱桃汤,清、甜、鲜俱在,还有只提及的“二十四桥明月夜”,豆腐挖心后塞入火腿蒸食,应当对刀工要求极高。《书剑恩仇录》里有陈家洛归海宁家后吃的糯米嵌糖藕,《天龙八部》里阿碧姑娘出场带的碧绿新鲜的点心。金庸书中多是类似江南风格食物,精致,高雅,读来感觉应是美味的,但终究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金庸谈吃令吾欢处不在于此,而在于华山绝顶,天地同寒处,洪七公和小杨过吃的那几十条蜈蚣,喝的那几夜酒。

古龙书中的饭更接地气一些,他更像是一个挨过饿的人,谈及吃的时候总有隐隐然对食物的敬畏。米饭要一口口吃,肉丝要一口口嚼,这样才能充分获得食物的能量,人每分每秒都该珍惜当下所拥有的。书中人物吃饭皆是在路边小店,三五斤酒上来,卤肉、卤鸡、牛肉端上来,再配上大饼或馒头一起吃。他的书是能把人看饿的,这何尝不是另一种才情?
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