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终总结

这一年有时候就想的很远,年中时,二十三岁,我想,再差七年我就三十了。
男人三十跟女人三十一样,都是个敏感的年龄。
为了而立之年的不窘迫,这一年就过得很紧迫。
想做什么,能做什么,要做什么,这些问题我思考了一年。

这一年的经历整体上倒是简单的。
写了一篇本科毕设,发表了一篇学术论文,
送走又迎来了几波人,学了几门以后用以吃饭的技术,
看了十几本书,去了十几二十次苏州,
做了一个网站,凑了一百多篇博客。
最重要的是,找到了一个“亦师亦友亦情人”般的她。
彩色流到了灰色里,恐婚、独身主义之类想法烟消云散。
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