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地鸡毛迎风起

不得不说,刘震云真是一个天才作家。

对乡土风格的把控,刘震云驾轻就熟,巅峰之作是《一句顶一万句》,算得上中国版《百年孤独》。

刘震云能把生活细节掰开,写出人心曲折,写出钻营百态。这方面他的代表作有《手机》、《故乡天下黄花》、《我叫刘跃进》和《一地鸡毛》。我今天想谈谈后者。

絮叨型的写作风格看似容易,实则很难驾驭,稍有不慎就会落到“废话太多”的境地。但刘震云实在是太擅长絮叨了,他能把一个事情拆开了说,揉碎了说,榨成汁儿后说,正正反反来回说。

这种写作形式,能抓人心,不简单。

前些天趁休息时重读了《一地鸡毛》,二小时后回过神,一头冷汗。

小林是个文员,有个同做文职工作的妻子,有个刚出生的孩子。围绕着小林的故事没什么主线,有的只是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儿。

小林老婆通勤不顺利,就千方百计向领导送礼,但因贪心礼没送成还落了坏;小林女儿去不了好幼儿园上学,两人上下想法子,最终也只能无奈接受;小林半夜想看一场球赛,但老婆的不理解搞得小林全无兴致……

如此种种,一地鸡毛。

我怕自己成为小林,但感觉周围所有人,包括我,都在成为小林的路上。那是前路上的生活黑洞,被它拉过去是如此容易,但远离它却需要竭尽全力。房子、职场、婚姻、子女和人际关系,这是大多数人不可避免的未来。诗和远方这些词太空泛了,生活应该是一件一件事堆起来的。

我不想成为小林。

谁也不想成为小林。

看清才能远离。
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