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息论随笔二

哼哈二将的哼哈真能砸死人吗?

有信息接受率这个概念,从这个概念引申去,可以解释两个现象。其一,刷网页时虎虎生威,左刷右点,精神抖擞,听课时则如喵嗜睡,哈欠连连定是标配。其二,小黄片比小黄文的市场更广。这个引申围绕的核心在哪里呢?在于信息量上。

我们不断地拆分信息,拆分到最后,看到的是比特,也就是1和0,阴和阳,是和否,有和无。说不定在未来,人们的交流是这样的:

A:“000101100010101010001110001”
B:“1000110”
那么具体是什么意思呢?
A:”我爱你”。
B:”滚”。

其实黑客帝国里就有这个概念,外面的辅助用人眼就可以解析电脑上的绿色01流,这可能是他们为了电影背景时代而做出的进化。但实际上人类语言进化点这棵树的可能性非常小,因为它非常不经济,跟能量倾向于保持低状态的基本准则违背了。正像上面那个例子,一个我爱你就能表达清楚的事,用一串01来表达不得烦死人?

回顾历史,人类对信息的组织一直在升维,我们直接跳到书面文化出现后的年代,那时候的打字,意为击也,单个汉字的信息量并不大。但现如今,打车,打饭,打水,打井,它们也没做错什么事,为什么要打它们?归根究底就是打这个字的信息量增加了。

单个汉字(或英文字符)的信息量从大的时间尺度上来看一直在增加,这是世界的规律,在这方面,历史只有单行道可走,组合词也不例外,”NE”是什么?”ICU”又是什么?想解释它们的话,毫无疑问需要严谨的一段话,这就是另一种典型的升维现象了。顺便提一下,我是”IHA”的忠实拥护者,”I hate abbreviations “,勇者变恶龙呐,我恨缩略词,但我偏要用。

现在回到大一上高数课的时候,让我来勉强解释听课时容易昏昏欲睡这个现象。因为你在接受海量的信息啊!数学是信息最高维结构的一种体现,老师说”极限”两个字,飘向你的可不是轻轻的4比特(一个汉字平均1.9比特),而是天才牛顿的彻夜思考,是莱布尼茨的独辟蹊径,是无数数学家前赴后继的争论。砸向你的是一座信息山、是一汪信息海。这有点像玄幻小说里儒家的言出法随,也像封神榜里的哼哈二将,随便几个字就有千钧重,不过这里的千钧是信息量,而不是质量了。

一座座信息山砸下来,孙猴子也躲不了,想登此山摘星辰,那得先通过前期的积累学习站在靠近山顶的位置。大脑有极限有阈值,信息一会儿就饱和了,所以你总会感觉自己大脑很沉,另外在碰到接受不了的事情时人的本能是通过天然排斥保护自己,两者综合,那就是头脑昏昏沉沉想睡觉了。保护自己,拒绝信息!

至于视频和文字的问题,那是另外一个研究:“信息形式对高维信息接收率的影响”。请聪明才智之士来贡献力量了。

脑洞戏言,博君一乐,对信息量感兴趣可以阅读《信息简史》这本科普书,它对我看世界的方式影响很深。
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