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篇杂谈

香波地群岛,结束与再出发之地。

有个词叫做“恍若隔世”,我总不想去明白这个词,因为在感悟到它时,随之而来的必然有刹那的空虚吧。但掷硬币数十万次,偶然一次也会立于地面,活了几十年,各种情绪也终究无可避免。

感慨总很难被共情,此刻的他人感受不到自己,未来的自己也感受不了此刻,但还是记录下来,以求当某种光线,气味或者触感袭来时,自己能心有共鸣,或低头不由自主地笑或心有共鸣而口中喃喃自语。

这是我第一篇微博的内容,现在的我怎么都想不起来,当时的我是以何种心情敲下这些文字了,共情是一件很难得的事,从来都是如此。

我喜欢“围炉夜话”这几个字,喜欢“积雪四指,街景通明”这个景,喜欢“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”这句诗。《神雕侠侣》我最喜欢的是第三十三章,风陵夜话。

这些情景里面总会有几个朋友,会有很多话,那些话比海更阔,比天更空,但又都带着真心,在这里没有焦虑,没有面具,心里面总会一片安宁,大脑会因为完全卸下了防备而有一种懵懵的快乐。这是我一直追求的状态,但在现代社会里,这已经不再可能。我不是悲观,我知道不可能了。按《一句顶一万句》里的说法,这是东方人的千年孤独,一个人的孤独不是孤独,一个人找另一个人,一句话找另一句话才是孤独,实际我们所需的只是心与心的交流。

最开始用QQ和微信时,我很幸福。它们是在当面交流已被判定死刑后的第二池塘,但“社会和圈子”还是弄干了它们,鱼儿们被迫上岸,越来越沉默。这不能怪池塘水太少,也不能怪社会赶太紧,随着我们长大,这些都是必然降临的事。

现在我转向了博客,不同于面对面交流和社交平台实时交流的第三池塘。现在我还不能准确表达我选择博客的原因,就此停笔,不再多写。这应当是一种复古主义?既有妥协,也有前进,是非好坏,一年后再看了。

0%